在线视频 在线视频
国产精品
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
激情都市 家庭伦理 明星模特 武侠虚幻 人妻迷情 自述人生 虐恋其他 校园春色
色图鉴赏 色图鉴赏
自拍图

当前网址已失效, 点我获取最新网址!

金钱美人 第十一卷 两家美人 第六章
2019-07-26 17:23:28
第十一卷 两家美人 第六章 她?1   那女子和侍者感觉到有人靠近,齐齐停住那女子转身望向人来方向。  岳瀚自觉眼前突然一亮。他侧身看这女子时,心中依然动了这是个美人的念头,侧身正是展示美人身材的最佳角度。那前凸、后翘、中柳腰的超级S形身材,实在不是一般美人所能达到。待到美人转为正面,展现俏丽面容,那震撼的感觉更是冲击岳瀚的心神。  且不说岳家别墅有十几个大小不等,风格各异的绝色美人,单单承欢于他胯下的七大美人,个个就是人间极品。他自认那些明星都不一定有他家里美人漂亮。那些明星更没有他家美人的那种纯净。  他现在又遇到不次于老婆们的倾城之色。这美人儿身着一件深蓝色短裙,纤细的小吊带让美人儿轻透凉爽的同时,充分显露出脖颈的光洁与秀肩的美妙曲线。外露的内衣边缘点缀着浅红绣花,幽深的乳沟映衬之下格外诱人。做为超S的前头,美人儿胸部的伟岸坎比岳家美人中的“波王”林凤儿。  紧身的短裙贴在美人身上,没有一丝空隙,正展示那平坦的小腹和盈盈可握的细腰。美人儿最诱人的是超短的下摆,那紧紧盖过肥大的圆臀的裙底居然开叉,幸而只是一边开叉,让美人儿春光不致轻易外泄。只是那小叉几乎开到大腿根部、胯骨之上,美人内裤边缘都隐隐作现。如此美人儿一条大腿几乎完全展现。她没有穿丝袜,秀丽修长的大腿沐浴在微风中,自由呼吸。那健康的红润让整天躲在丝袜的庇护下的美腿汗颜。  整条短裙光滑如辉,没有一点缀饰,正完美崭露美人儿超S身材。正所谓人靠衣装!美人儿一件时尚性感的裙子,把自身全部的优点都展现出来。  只不过,衣美人更美,完美的身材,最合适的衣服,全为陪衬美人的倾城之色。一双媚人的勾魂眼,代表美人性格的娇挺琼鼻,那随时带着温婉动人的笑意红嫩的樱唇,无一不在展示美人儿的俏丽容颜。  美人儿神情动作之间,透出一种轻盈动人的飘逸之美,那紧身与超短又宣示着美人的性感诱惑。如此秀丽的美人深深印入岳瀚脑海。他不认识,没见过这个美人,只是欣赏过她的完美身段之后,他总觉得她的面目有些熟悉,可惜就是想不起来那里熟悉。  人的感觉非常奇妙,它能够做到记忆与大脑做不到的很多事情。事物的某种不起眼的共同,某种隐藏着的联系,那是完全凭借印象感觉的东西。岳瀚正处于这种迷茫。  他看看身边的邓莹,从传过来的眼神看出她一样有这种陌生中的熟悉感觉。他们俩共同熟悉的,会是什么?  岳瀚又看向美人,想要找出一丝端倪。  那女子看到慢步过来的岳瀚三人,面容隐约透出一股喜色。她本来站在西餐厅正中与侍者对峙,此时轻步移到一边,让出路来。  岳瀚一直留意美人儿表情,他感觉美人儿不是单纯的礼貌让路,他揣摩美人儿笑意,其中好像有种看笑话,或者说是看与她对峙的侍者怎么办的感觉。他从美人儿撇向侍者的眼神中,看出这种可能。  他心怀疑惑,带着邓莹走上阶梯。那侍者立在门边,没有如正常饭店餐厅那样,冲岳瀚鞠躬三人行礼,说欢迎光临。  岳瀚只见那侍者横出手臂,阻住他的去路,接着那侍者平和温柔的声音传过来。  “先生,对不起,本店客人需要正式着装。您现在的装束不能进去。”  岳瀚讶然望着侍者,又看看那美人。美人儿正笑吟吟的看他如何反应。岳瀚这下有点知道美人儿为什么会和侍者对峙了。吃点东西都要穿正式衣服,怪不得那美人儿不依不饶。  邓莹道:“凭什么设这种规矩。”  侍者道:“对不起,小姐,本店规矩就是如此。”她并没解释为什么设这样阻止客人上门的规矩。  岳瀚道:“那什么样的着装才能进你们的餐厅?”  侍者道:“男客西装礼服,女客制服礼服。”  岳瀚冲邓莹自嘲一笑,道:“看来我们的着装不合规定喽。”  他和邓莹四处奔波,整天忙上忙下,他要天天背着邓光四处走,根本不会考虑穿正式的衣服。他身上是通常的休闲服。邓莹则是女孩子最常见的背心加牛仔裤。这距离正式场合的服装差很远。  侍者彬彬有礼答道:“是的,先生。您现在的装束不能进去。”  岳瀚道:“我这身衣服上班也一样穿,我们公司并没有说我的着装不够正式。”  侍者道:“对不起,先生,进我们餐厅要接受我们餐厅的着装规范。我们是西餐厅,标准是西式礼仪。”  那美人儿先准备看场戏,如今见岳瀚三人也被拦住,插言道:“什么西式礼仪,这是中国,进饭店从没有着装要求。我今天就要进去!”  侍者道:“对不起,小姐,我们是正经餐厅,不欢迎过度暴露。”  岳瀚看侍者和颜悦色的说话,听得出她在压着气,看来和那美人儿的争执已有一段时间。  那美人儿听出侍者话里贬义的暗示,俏目怒视侍者,冷冷的道:“你说话放尊重些,你说谁不正经?”  岳瀚心中为侍者感到可惜。她拒绝他的彬彬有礼的表现,没有影响他对她和餐厅的良好印象。她现在别有意义的拒绝理由,一举把这打碎。她说话真是太不小心了!  衣着暴露不代表人的本性,岳瀚牵手林凤儿之后,对此有非常深的认识。 第十一卷 两家美人 第六章 她?2   林凤儿是岳家诸女中衣着大胆唯一不输于面前美人儿的,但她内在的纯洁并不亚于岳家诸女。她之所以衣着暴露,很大程度是身材傲人,有展示资本。女人的美丽要展示,要有人欣赏才能体现。她们只不过展示自己美丽,绽放自己的优秀而。这是无可厚非的。  侍者说出“正经”一词,很有诛心味道,那更有点像她自己的观感。很多晚宴上,美人儿这种装扮是很正常的,那只是性感,说过度暴露还不至于。  不过侍者此话牵连的岳瀚对这餐厅也没什么感觉。他觉得对着装都如何严格要求的餐厅,应该很有一番内涵。他为这个理由,本想闹腾闹,争取进去看看,体验一番,现在却已没这个心。  他对邓光道:“小光,对不起啦,这里咱们进不去。”  邓光伏在岳瀚背上正偷瞧那美人儿。那性感的诱惑对他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青年很有杀伤力。邓莹的美丽虽然已经达到极致,但是姐弟之情让邓光更多感到的是美丽下的亲情。美人儿暴露的性感才是少男最致命的杀手。他错愕一下,收回目光道:“姐夫,没事,反正我不会吃西餐,我们走吧。”  邓莹由于方才事情也对侍者没什么好印象,附和道:“我们走,上海的西餐厅反正不止这一家。”  岳瀚赞同道:“小光,放心,这次来上海,怎么也得让你把西餐吃个够。”  他们三人转身欲走。那美人儿截住道:“喂!你们就这样走了?”  岳瀚回过身,道:“不走还能怎么样,人家不让咱进呀。”  美人不忿道:“你怎么能这样!我看你个子这么高,人长的也蛮帅,怎这么没骨气!”  岳瀚心中失笑,美人儿的发挥有些太夸张了。他笑看那美人,道:“我怎么没骨气?”  美人道:“做人要有尊严。他们餐厅开门做生意,我们只要有钱,只要愿意,就可以进去消费。他们树这种标牌,和当年的那个‘华人与狗不得入内’的牌子有何分别!她这是在歧视我们。你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放弃?”  岳瀚微微一笑,没想到如此性感时尚的美人儿,居然有热血青年的气质。  他未回答,侍者抢先道:“小姐请不要误导我们店的规定。我们绝不是歧视。”她发觉美人儿有把问题扩大化的趋势,连忙阻住。歧视华人的罪名可不小,毕竟这是中国,她也是中国人。  美人儿并不放过,继续道:“我没误导,事实就是事实。我们穿这身衣服不让进,就是歧视。”又对岳瀚道:“这家餐厅歧视我们,你怎么还这心平气和,还不知一声就走!男子汉大丈夫,不要做缩头乌龟!”  岳瀚心中苦笑,这美人儿真能折腾,搬出这么多理由。他看得出美人儿想留下他们三个一起闹。要闹事毕竟人越多越好。  他道:“你说的或许对。不过我们来是旅游的,为的是高兴,不是来打官司吵架找气受的。她不让我进,不愿意赚我的钱,我也不是非要把送钱给它。西餐厅肯定不止它这一家,就算全上海的西餐厅都有这种规矩,我还有中餐可以去。中餐肯定没有这规矩,我从此不吃西餐总可以了吧。咱这也算为国家节约一点外汇,让外国鬼子少赚一点咱们的钱。”  美人儿笑谑的看岳瀚一眼,岳瀚这番应对她的回答的话,很有向那侍者示威的味道。她道:“你这样不行,太消极。他们在中国开店,要遵从中国人的习惯。他们跑你家里去歧视你,你怎么还能躲到一边去!”  岳瀚听着美人儿一口一个歧视,心中明了她是要拿这个做文章。说实话,这只不过一家餐厅的经营手段,岳瀚估计这家西餐厅老板是想把餐厅做出品味,着装的限制是为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之一。美人儿如今把它上升到歧视的高度,却也不好处理。  侍者受不了美人儿的攻势,道:“小姐,请您注意,我们不是歧视您,只是您穿的衣服不适合在我们餐厅就餐。如果您愿意,只要换件衣服,我们一定会非常欢迎您来。”  她感觉美人儿想把事情闹大,她想起自己的工作,不管出了什么事都会是她的错。她立刻换了口气。  美人儿似喃喃自语,又似询问侍者,道:“换件衣服就欢迎我来。”  侍者立刻接道:“是的,小姐。您现在这身衣服,我不能让您进。”  美人儿凤目流转,看看侍者,又瞅瞅岳瀚三人,她眼睛一亮,对侍者道:“那好,你等着。”她噔噔来到邓莹身边,低声道:“姐姐,帮个忙可以吗?”  邓莹不明所以,不过有人求助,她本能的先点点头。她的性格,除非实在没能力,否则不会拒绝帮助别人。  美人儿立马拉住邓莹,对岳瀚道:“你们在这里等等,我们去去就来。”她拉着茫然的邓莹溜到餐厅边门进去。  侍者讶然看着美人儿的行动,她跑那里去做什么。边门里面是餐厅外部工作人员聚居的地方。她到不担心美人儿会搞什么破坏行动。那边始终断不了人。  岳瀚心中思索,美人儿离去时滑黠的目光告诉他,她肯定有鬼主意。她想干什么?岳瀚梳理事件始末,侍者那句“换件衣服就欢迎”凸现脑间,不停环绕。美人儿不会是要抓住这点语病吧!她该知道那样只是耍赖,侍者依旧不会让她进去的啊!  他看看那侍者,这个女迎宾五官标致,算的上是一时之选。只不知会如何应对那美人儿的胡搅蛮缠。她今天可真不幸。 第十一卷 两家美人 第六章 她?3   他们三个傻站片刻,美人儿和邓莹身影回现。岳瀚的想法得到证实。两个美人从门出来时明显换了衣衫。边门里肯定有洗手间,两人此去目的正是在此。只不过那美人儿适才好像没有观察就拉着邓莹进了边门,她似乎知道里面有换衣服的地方,真是奇怪!  岳瀚脑中疑惑一闪而过,面前的邓莹第一次穿的如此性感暴露,她吸引了他所有心神。紧身短裙穿在那美人儿身上性感撩人,穿在邓莹身上,致命的诱惑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邓莹虽没有那美人儿的丰满,但她那完美的大小和比例在短裙的衬托下美艳无比。  岳瀚看着款款而来的老婆,展露那从未有过的别样风情,他感觉下面有要抬头的趋势。没想到性感的邓莹有如此吸引力!他不知道美人儿如何让邓莹答应穿上这性感的衣服。邓莹虽然很时尚但是外面着装并不暴露。  那美人儿换上邓莹的衣服,小背心加上牛仔裤,同样紧身的衣服丝毫未遮掩美人儿傲人身材。她依旧非常迷人。她来到侍者面前,道:“你说的,我换件衣服就欢迎我来。现在我换了,是不是可以进去了?”  侍者俏脸苦笑,道:“小姐,请您讲一点道理。我说的是您换件合乎要求的衣服,而不是随便换一件。您应该明白的!”  美人儿道:“我不明白,我理解的就是只要换件衣服就欢迎。我现在换了,你又说不合要求。请把你们经理叫来,我要投诉。”  侍者发觉自己真的拿不下不讲理的美人儿,道:“好吧。”她受不了,还是去找经理解决。  邓莹小脸红扑扑的,不好意思面对岳瀚,她现在这身裙子极度性感,还完全没有适应。岳瀚看向她的热切目光,更令她心中坎坎不安。她靠近岳瀚,道:“阿瀚。”  岳瀚眼睛闪着光道:“莹儿,你真漂亮。”  他打量着邓莹,很自豪的说出这话。邓莹的内衣都是他买的高档货,超薄的面料能让她毫无顾忌穿上这紧身短裙,而不用担心露出尴尬的印痕。她的美丽性感由此才那么完美,不见一点瑕疵。他心中暗下决定,以后一定为邓莹买一件这样的裙子。  邓莹心中甜蜜蜜的,低声道:“谢谢。”  岳瀚对邓光道:“小光,你姐漂亮吗?”  邓光傻傻的赞同道:“嗯。”邓莹的新形象在他面前焕然一新,他从没有想到姐姐会如此性感美丽。他真羡慕岳瀚,能拥有他姐姐这么完美的女人。  邓莹看着岳瀚和邓光目光中的赞叹与惊讶,找理由解释道:“小琳求我帮忙,我不好拒绝。”她要表明自己突然向性感的转变不是本意,而是为了帮助别人。  岳瀚品出邓莹的心思,呵呵一笑,道:“你现在挺好,我很喜欢。”  美人儿此刻插进来道:“莹姐,介绍一下。”  邓莹分别介绍岳瀚和邓光。  美人儿道:“我叫林琳,很高兴认识你们。”  岳瀚和邓光一样问好。  林琳对岳瀚道:“你女朋友穿这裙子比我好看啊!”  岳瀚呵呵一笑,道:“你穿她的这身衣服也不差。”  林琳得人赞赏,嫣然一笑,道:“谢谢。”她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,内里有本钱,穿什么衣服都不会差。  岳瀚道:“你这样换衣服,她们还是不会让你进去的。”  林琳偏偏头,道:“那谁知道,试试也没损失。”  岳瀚看林琳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道:“上海肯定还有很多西餐厅,应该不会都像这家如此要求。你何必一定要在这里浪费时间?”  林琳宛然一笑,道:“你是外地人吧。”  岳瀚点头,道:“我们来旅游的。你是本地人?”  林琳点头,道:“你不知道,这家西餐厅的西餐是上海最正宗的。如果想品尝西餐,不来这家,别的地方也没去的必要。”  岳瀚讶然,怪不得她这么能闹,原来是有理由的。她不是无目的瞎闹的。他道:“你既然知道这些,应该也知道他们的着装要求,为什么还穿不合适的衣服?”  林琳道:“我出来玩,懒的回家换衣服。再说,我还没试过这样来这里,今天有机会,为什么不试试。万一我穿的衣服合乎要求,不是省事许多。我对他们餐厅这个规定,早烦透了。”  岳瀚看着美人儿嬉笑的俏脸,心道:“恐怕没事找事,找点乐子,才是她瞎闹的主因。”他有点了解林琳的生活态度,想干什么就去做,帅性而为,遇到的任何事情或麻烦都可以当作人生的小插曲,以轻松的姿态去面对。她的世界是清新的,她的心界是开阔的。  岳瀚道:“你常来这里吗?”  林琳嘻嘻一笑,道:“也不是很常来。”  岳瀚听着这勉强的话语,看着林琳陪笑的面容,知道林琳肯定经常来这里。他们这次到是无意识的陪她瞎闹一回。  林琳瞅岳瀚一眼,似有所觉道:“你们也不是白干,没有我,你们肯定错过这家餐厅,那太可惜了。这西餐厅是老外开的,很正宗的国际名牌。”  岳瀚心道:“好聪慧的女孩。”只凭他反应就猜出心中想法。他笑着道:“我们现在还不能保证能进去吧?”  林琳道:“最起码可能性大很多,这你总不能否认吧。”  岳瀚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凭刚才那蹩脚的理由才这么有信心的。”  林琳眨巴着凤眼,道:“怎么不能是。岳大帅哥,做人要主动点。像刚才时,人家说不让进,你就不进,你可是带着女朋友来的。多丢面子!你在莹姐面前怎么都该表现一点男子气概吧,否则如何做莹姐的男朋友。” 第十一卷 两家美人 第六章 她?4   岳瀚有时候真不明白女人这种生物,看林琳一口一个莹姐叫得的是那么亲热,似乎她们是多年的姐妹一般。事实却是她们刚认识几分钟,相互之间连话都没说几句。  他呵呵一笑,道:“林大小姐,这次你可错了,想表现也要看人。如果你的男朋友在场,为了讨你欢心,可以要和那侍者争执,不进餐厅誓不罢休。不过莹儿不喜欢这样,我现在的表现才是符合她心意的。所以,你表现也得看人。”  林琳探询的望向邓莹。邓莹笑吟吟的点头。她不喜欢与人争执,这是无可怀疑的。  林琳叹口气对岳瀚道:“你到真乖巧。”  岳瀚做个鬼脸,道:“我向来是很听话的。”  他们几人闲谈间,那侍者重新出现,只是这回跟在一个老外后面。  那外国人看清林琳,道:“林小姐,是您啊。”他出口就是流利的中文,显然为做生意下了苦功。  林琳道:“威廉经理,不欢迎我吗?”  威廉道:“林小姐大驾光临,我们怎么能不欢迎。”  林琳故作为难道:“可是我今天穿的衣服,她说不能进哦。”  威廉道:“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我们可以为林小姐破例一次。”  林琳道:“威廉经理真是客气,不是你,我今天可在朋友面前丢大面子了。”  威廉扫视岳瀚三人,对林琳道:“这三位都是您的朋友?”  林琳道:“当然,他们从外地到上海来玩,我想带他们来上海最好的西餐厅见识一下。我们顺路来到这里,没来得及换衣服。”  威廉有意无意瞅了那女侍者一眼,道:“这不是问题。”  他的动作没有瞒过林琳。林琳道:“可能我刚才没说明白,让这位waiter误解了,既然威廉先生来了,希望不要罚她。她坚持岗位,没放我们进去,是很负责的。”  威廉道:“林小姐放心,里面请。”  岳瀚惊讶的望着这一切。自那个威廉经理现身一切都变了,林琳的理由,他们的身份,统统换了一个剧本。现在看来,这个林琳能量不小,肯定和这家餐厅有某种关系,否则不会让一个经理如此陪笑脸。他看那侍者错愕的表情,可以猜得出。  那侍者知道他们和林琳不过是偶遇,她一定会向经理详细说明情况。那个威廉经理和她出来时的表情就可以证明,他们那时气势很盛,明显不准备妥协。只是威廉认出林琳之后,一切都变了。那侍者的话明显被威廉无视,林琳的话语和态度决定一切。看来关键之点还是林琳。这家西餐厅,从外面看非常高档,这林琳能经常来,肯定不会是一般人家。  岳瀚不在意林琳的信口雌黄,但对她的另外表现很满意。他们被拦在外面,那个女侍者肯定没有错,她只是按照规章办事。林琳的话算是解决掉她肯定麻烦。反倒那个威廉,知道林琳有能量,一点也不坚持原则。他这个经理做的其实不合格。  岳瀚自觉林琳这个大美人值得一交。从她对那维护那个女侍者可以看出,她的话能够影响威廉经理的决策,那她肯定是富家女。她玩闹归玩闹,关系到别人的利益之时,并不以自己为准则,任意践踏别人。一个最下面的女侍者,她并没有以高高在上的眼光忽视。她的品性由此可以看出。  岳瀚虽然很“色”,但是心中自有界限。他身边围绕了那么多女人,她们围着抢一个男人,从没有发生过争执。源泉就在于岳瀚的底线,过了这条线的人,岳瀚不会接纳。所幸,他目前所接触到的美人,一个都比一个优秀,不论外表还是内在性格,都是岳瀚所中意的。  漂亮的外表为岳瀚所吸引,内在的美丽则被岳瀚所坚持。他深知一只老鼠坏一锅汤的道理。  他对这个美人儿有了兴趣,那却不是为了“色”。她应该是那种在身边,麻烦不断,却又无所伤害,反而带来快乐与欢喜的人。  他看向邓莹,她一脸征询的目光。林琳虽然说他们是她的朋友,他们仍要自己决定进不进去。邓莹正是问他的决定。  林琳此时也对岳瀚道:“怎么样,岳大帅哥,请吧,我请客。”  岳瀚道:“如此恭敬不如从命。”美人儿相邀,怎么能拒绝,更何况,邓莹和林琳还互相穿着对方的衣服。  那女侍者茫然的看着威廉把四人领进餐厅。她还是依旧坚守自己的岗位。今天的小插曲虽然意外,相信不会影响她的工作。  岳瀚走进餐厅,心中震撼无比。它内里的豪华与典雅根本不是外面所能体味。怪不得这餐厅会有限制着装的规定。他们四人的穿着真的和餐厅环境格格不入。距离就餐时间还有一点时间,客人稀稀疏疏坐了不过一半,其中大半是老外。他们全都衣着正式。不一定要礼服,但西服制服都是必备的。  岳瀚相信这家餐厅限制着装的规定,不但要有,还必须得有。他忽得想起看到的一部电影。一个青年穿着随意的进了一家高级餐厅,那家餐厅没有拦阻他,而是在他入座后,拿来一套西装让青年暂时换上。那样既没有把客人距之门外,也没有破坏餐厅的环境。  他们现在来的这家餐厅的手段还是欠考虑了一点。或许,他们怕一旦用这种方法,餐厅里将全是挂羊头卖狗肉的。  四人落座。侍者的服务随之到来。如岳瀚所预料,那个威廉经理再次的现身真的带来了两套西服。岳瀚和邓光老实的换上“羊皮”。至于两位美人,邓莹穿的林琳的裙子虽然性感,但是在西餐厅里并不出格。反到是林琳穿的邓莹的牛仔背心装扮,和餐厅气氛格格不入。  林琳道:“你们是客人,想吃点什么?”  岳瀚自嘲的道:“这次你可难为我们了,我们是土包子进城头一次,吃什么还真不知道。” 第十一卷 两家美人 第六章 她?5   他和邓莹与邓光三人都是苦人家出身,勤俭一辈子,只不过最近半年,他和邓莹才有点闲钱。只是吃西餐还是头一次。他刚才说带邓光去体验体验,其中也包括带着自己去体验。  林琳歪头想了想,道:“那样,就尝一下这里的几道招牌菜,你们应该会喜欢的。”  四人等待间。邓莹道:“琳琳,我们去把衣服换回来吧。”  林琳道:“换?为什么要换,你穿这裙子很漂亮啊!”  邓莹现在浑身不自在。这件裙子站着时候虽然性感,还可以承受,待到坐下,她发现裙摆不论怎么往下拉,下身都有走光的嫌疑。尤其那开叉一边,两腿间她可以夹紧双腿不走光,那开叉处,却无法遮挡。她道:“这裙子太暴露了。”  林琳嘻嘻一笑,道:“莹姐,这不是暴露,这叫性感!你没发现自你换上裙子后,岳大帅哥盯着你看的时候越来越多了!”  邓莹闻言望向岳瀚,正看到岳瀚暧昧的笑容。  岳瀚嘿嘿一笑,道:“你穿不穿这件裙子,我都会看你的。”  邓莹听着岳瀚取巧的话,心中明白穿着这性感的裙子,肯定更能吸引岳瀚的眼球。只是她不需要用如此手段,她相信自己的内里足够吸引住岳瀚。她对林琳道:“我们还是换过来吧。我总感觉别扭。”  林琳道:“没事,莹姐,你是没这么穿过,才不适应。告诉你,那个男人不喜欢看性感漂亮的女人。你要想抓住岳大帅哥,就应该没事找点花样。你在他面前肯定很少换新样式的衣服,这样可不行。”她从岳瀚初见邓莹穿上性感短裙时的频频注目猜测出,邓莹肯定没有如此出格过。她在洗手间内,可是费好大劲才让邓莹同意换衣服的。  岳瀚笑看林琳拿他和邓莹做为话题。林琳的适应能力到真不错,她没和他们说几句就像多年老友一般。  邓莹知道自己在外面很保守,她从小养成的观念不是一时可以更改的。她依旧坚持己见道:“这裙子对我还是太过了。”  林琳道:“好吧,不过你看东西都上来了,我们还是吃完饭再说吧。”  邓莹只好点头。  前面还好,到了主菜上来。岳瀚、邓莹和邓光不可避免的要面临一个问题。他们要展示刀叉结合的水平了。  林琳早料到如此,嬉笑道:“看我的。”她右手持刀,左手捉叉,一按一切,最后将美味食物切成小块,送入口中。她的动作,岳瀚三人在电视上见得多了。只可惜没有亲自试验过。  岳瀚看看邓莹和邓光,他们正在看他,他道:“不用看我,我没问题的。”  他的动作轻巧的如林琳一般,没发出一点声响。邓莹和邓光见如此容易,舞动起刀叉。吱喳和碰撞声袭扰岳瀚和林琳耳膜。他们的桌子迅速成为餐厅客人注目的焦点。  邓莹和邓莹立刻停住了手。他们看向岳瀚。邓莹道:“阿瀚,你吃过西餐?”  岳瀚摇头,道:“和你们一样,头一次。”  邓莹道:“那你怎用这么好。”  岳瀚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他真没觉得有什么难的。或许是他练功的功效,他练习飞镖功夫时,将就的就是指哪儿打哪儿,一点力道都不需多。他能很容易控制自己的力道。使起餐刀几下就掌握了劲道。  邓莹和邓光学不到经验,唯有自己努力。只是这叮当声在静谧的餐厅太过刺耳,有些骚扰其他客人。  岳瀚道:“我来帮你们。”他先把他们的盘子端过来,为他们切好食物,再送回去。  他们今天反正把西餐礼仪破坏殆尽,没有什么可顾忌的。为了不骚扰其他客人,只有岳瀚努力。这顿饭由此极为漫长。  客人渐渐多起来。岳瀚依旧为三人的食物奋斗。林琳一人旁边看笑话。岳瀚甚至怀疑,她明知他们不善刀叉,却故意要了对刀叉使用要求较高的肉排。她的笑容太怪了。  岳瀚一人对付三个盘子,旁边两张嘴等着。一桌四人的注意力都在岳瀚面前的食物上。  “琳琳!”意外温柔的声音,惊醒四人。他们同时抬头一看。一个中年妇人站在林琳身边。  她身着典雅的裙装,颇为时尚白领风范,只是那隐隐散发的高贵气质显示她的身份不是这么简单。她看年纪应该不小,只不过外表看上去,颇为年轻美丽。  林琳立刻起身,腻声道:“小妈,你怎么在这里?”  那妇人宛然一笑,道:“你能来,我就不能来。”她却是和明显的晚辈开起玩笑。  林琳撒娇道:“您当然能来,这里您要是不能来,还不关门了。”  那妇人目视岳瀚三人,道:“这是你的朋友吗,也不跟小妈介绍一下。”  林琳忙道:“他们是我刚结识的朋友,到上海来玩。”她一一介绍。  岳瀚三人早已起身,连忙见礼。  林琳道:“人家早听说这儿有家最好的西餐厅,所以来见识一下。我当然要尽尽地主之宜。”  那妇人含笑看着林琳,道:“哦,那你一定要好好招待。”她看向林琳的目光显然透着是给她面子。岳瀚三人的表现明显透着第一次,加上他们的穿着,会慕名来这家豪华的西餐厅才怪。  林琳道:“这您就放心吧。”  那妇人道:“琳琳,没见你穿过这身衣服啊?”  林琳道:“还行吧,小妈,我早买了,以前没穿过。”  那妇人道:“还行。”  林琳道:“我的眼光能差。”  那妇人笑了笑,转而对岳瀚三人道:“你们慢慢用,我找琳琳说点话。”  岳瀚三人点头回应。  那妇人随道:“琳琳,先跟我过来一下。”  林琳道:“好。”她待那妇人转身,低头对邓莹道:“我小妈面前,千万别说这裙子是我的!”